博客首页  |  [linglanxing]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linglanxing  >  百姓生活
我没你们那么多母亲

73954
原创: 不乱认亲的T先生 怀胎十月自不必说。我在娘胎的时候尚未分田到户,那个时候,只要小孩没有出生,孕妇在生产队里是要正常干农活的。 首先要说的是,我没被扔掉,对母亲已经是相当感激。 我4岁才会走路。也就是说,到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中班的年龄还不能行走。至今我还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记忆,就是下乡干部拿着零食引诱,然后我迈着笨拙的步子试图拿到它;一位几十年不见的堂姐,前几年见着的时候还说当时我的姐姐们都已上学,她们把不会走路的我带到学校,然后铺张小席子把我扔在教室门口的地上。 会走路之后,我还是不能让人省心。有一次,我和几个小孩躲在拖拉机后面烤火,结果把全村最贵财产的轮胎烧着了。 长年流浓涕是我初中以前的一个重要特征。那时没有纸巾,就用上衣的袖子擦,于是不用多久每件上衣的袖子都变得坚硬如铁。非常清楚地记得,小学一年级报名的时候,姓欧的那位女老师一见到我就撕了一张纸给母亲,让她把我的鼻涕擦干净再带进去。 我小时候另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不断出现的各种皮肤病。当然,这可能和农村当时恶劣的生活条件有关。我用过很多植物煲的水洗澡,包括臭气冲天的苦楝树。 记得有一次,全身长满了大毒疮,用任何一个姿势睡觉都会因压着毒疮而疼痛难耐。连两个腋窝都非常对称地分别长了两个。那阵子,母亲便趁我晚上睡着的时候用烧红的针刺穿毒疮让脓流出来。有一天早上我发现衣服的腋窝处很脏,问起原因母亲才告诉我针辞毒疮的事。 读初一的时候,有一个学期学校不能安排住宿。父母为我在公社(现在叫镇)兽医站找到了一间空房。那时,为了图省事,我每天都是早上煲一锅饭,任它变馊变臭都是从早上吃到晚上。生活用品当然是从家里带。那个学期每个星期天下午,母亲(有时是姐姐)便挑着我一个星期要用的米菜柴火等东西,大概走十里山路送到兽医站,身材瘦小的我就两手空空地在后面跟着。 到学校住宿后,总是不见东西。那个时候一个学期能被偷掉很多衣服。被偷掉后就买新的,新的晒出去很容易又被偷掉。事情总是如此恶性循环。连洗澡、洗衣服的铁桶一年也会不见几个。东西不见,父亲总是怪我没看好自己的东西。那时就觉得很冤——因为去上课的时候总不能带着衣服带着铁桶去的嘛。这些时候,母亲总是一声不吭,重新为买回相应的东西。 记得有一次,母亲买的裤子我不喜欢,然后她就默默地把它改成了女装,自己穿。 有一件事情,越长大就越觉得当时自己是多么的不懂事。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母亲有时会把摘的山(禾念)带到学校卖。纯粹就是觉得没有面子的关系,好多次,我都没有走上前去叫一声,也没有和同学说这就是我的妈。饶是如此,我妈居然也从未当面和我提起过这事,当然也谈不上责怪了。 我34岁的时候,母亲去世。 三十多年时间里,除了母亲最后一次病以及办后事算是尽了点心,就真的想不起为她做过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事了。 我觉得,我的母亲很伟大。 我相信,你们的母亲也同样伟大。 有些事情我是不大明白的——有些人,开口闭口就把某些人、物、团体称为母亲,叫做妈妈。一来,我觉得这可能是一厢情愿;二来,那“母亲”真的把他们当自己人、真的会对他们好吗?他们会不会是想太多了? 于我而言,母亲,有且只有一个。 动不动就把啥啥当成母亲把啥啥叫做妈妈的人,你们那样做,有考虑过你们母亲的感受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珍惜小说网
   10/18/18 09:17:00 PM
你好,你应该学会分段,不能一文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