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linglanxing]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linglanxing  >  看世界
权力的傲慢

73613
作者:萧恒生 前苏联时期,曾有人质疑斯大林说:“他指导军队打战,指导科学家搞科研,指导画家画画,指导作家写作,指导工人搞技术,他是神吗?”敢质疑的人结果都被丢进乱坟岗里埋了,此后,质疑的声音在苏联的上空烟消云散。 这就是权力的傲慢。你敢有任何不同于他的意见,就直接将你灭口。 基辛格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其实,权力又岂止是春药?权力还是魔力致幻剂。当一个人手握绝对权力后,就容易迷失心智,从而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据报载,1962年12月,当时苏联的一把手赫鲁晓夫去参观美术展览,他指着抽象派雕塑家涅伊滋维斯内的作品说:“就是一头毛驴用尾巴甩,也能比这画得好。”涅伊滋维斯内忍无可忍,便直言相问:“您既不是艺术家,也不是评论家,凭什么说这样的话?”要知道在当时敢这样反问党的领袖,真是胆大包天。 赫鲁晓夫听后大怒着咆哮道:“我当矿工时不懂,我当基层干部时不懂,在我逐步升迁的每个台阶上我都不懂。可我现在是部长会议主席和党的领袖了,难道我还不懂?”据史料记载,此言一出,周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从这个典故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只要是坐上了手握绝对权力的宝座上后,就真会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神。从古至今,那些手握着绝对权力的君王领袖们,全都狂妄地以为他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权力的傲慢使得这些君王们的自信心极度膨胀,征服世界就成了他们共同的终极理想。 从恺撒到亚历山大,从希特勒到墨索里尼,他们无一不是虐杀的帝王,嗜血的暴君。他们战马的铁蹄,坦克的履带,踏破了多少家园,碾碎了多少生命。为了他一己的私欲,不惜令千万人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绝对的权力注定会孵化出绝对的魔鬼。即使是小国暴君卡扎菲,萨达姆,一旦执掌一国权印,也会在权力致幻剂的作用下产生出幻觉,真以为他可以对抗全世界。卡扎菲杀人全凭一己喜好,萨达姆在开会时,动辄就对他看不顺眼的下属拔出手枪当场射杀,魔化的权力已经迷惑了他们的心智,使他们变得无法无天同时又冷血无情。绝对的权力是一把高悬在大众头顶上锋利的刀,它闪着寒光的锋芒,指不定哪天就会让多少人头落地。 普通百姓对绝对权力的膜拜就更是一种自虐和无知。历史上所有的君王大帝,全都是踩在无数普通百姓的尸体上而登上权力的顶峰的。谁能有幸躲得过他正在经历的那场浩劫?那些曾为君王的伟大而狂呼的民众,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能够幸免。就连许多人都崇拜的拿破仑也说过:“我承认我矮,但是你敢取笑我,我就会割下你的脑袋来取消这个差别。” 权力的傲慢从来都是不容别人取笑和质疑的,无论是谁。所以,不要膜拜绝对权力,不要崇拜帝王,他们是会吃你的。普通人要做的,就是对绝对权力的高度警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