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linglanxing]首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linglanxing  >  看世界
猴子变人和谁养活谁

73449
原创: 桑逢乐 2015、2 分散、落后的农民,仅靠“打土豪分田地”,就积极参军、交粮、交钱、出劳力支持革命战争。受过系统教育(有人还留学欧美)的知识分子则不同,受的都是资产阶级教育,自视高明,关心国事,往往会说三道四、指手画脚,难以驾驭。所以“一边倒”后的1950年,就在全国开展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搬用苏联的政治思想模式(注:即斯大林思想体系),批判一切西方的资产阶级的理论、思想和知识,包括纯自然科学理论、思想和知识。把与苏联不同的一切,都视为旧的、封建的、资产阶级的,甚至是反动的。在自然科学和生物学方面,只有米丘林的条件反射学说和苏联科学院领导人、学霸李森科的理论占领舞台了。 知识分子必须对照苏联意识形态,检查自己不符合、不利于及有害于暴力革命的言行,检查轻视工农、自视高深,崇拜西方资产阶级自由民主的错误思想。人人都要详细的自我揭发自我批判并且写出检讨材料,重点对象要在大会上公开检讨,并接受群众的质问和批判,有人仍不能过关,被挂起来。有些检讨文章还在报刊上公开发表,用来启发教育其他知识分子,并用来引导和启发、召唤流亡或逃往国外的知识分子。要求知识分子彻底改掉旧的思想观念和生活习惯。 知识分子要懂得猴子是怎样变成人的,知道猴子学会了直立行走,解放了双手,手能抓拿扣摘挖,能制造和使用工具,从事渔猎农牧生产活动。是在生产劳动中促进了大脑的发育,推动了思想、语音和文字的发展。是劳动创造了人,创造了世界。这也说明是劳动人民养活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知识分子(驻2),供给他们衣食住行,所以知识分子应该感谢农民工人,学习农民工人的好思想,彻底改造资产阶级旧思想。知识分子要劳动化工农化。还要求知识分子学《社会发展史》,懂得从原始、奴隶、封建、资本社会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中国正在遵循着这条规律前进。和工农一样,知识分子也要顺应这个历史潮流。 知识分子身上都拖着一条资产阶级尾巴,是见不得人的。延安整风时就倡导”脱裤子割尾巴“,必须脱裤子不怕丢丑、割尾巴忍住疼痛,即彻底揭露、批判自己,才有利于改掉旧思想,慢慢地成为新人。主持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的革命家、革命者,当然身上没有尾巴。他们不但都认为自己是工农利益的代表,而且大部分是农民出身,本身就是劳动者。他们完全靠自己的劳动养活了自己,而且和工农一起养活了知识分子,虽然他们早已不从事生产等体力劳动。 六七十年来,谁养活谁的问题不时被提起。官方认定,推行合作化公社化,就能让民众衣食无忧,都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没想到却导致老百姓普遍贫穷,生计艰难。1970年代后期,不少地方的贫穷农民偷偷搞起了包产到户,极个别的没被发觉没被镇压的,被开明的地方领导发现并大力支持,包产立竿见影。高层经过多年的争论,觉得都无妙策解决几亿民众的吃饭问题,才一步步地容忍、观察、放宽,才慢慢地允许在全国试行。短短几年就解决了几十年没法解决的吃饭问题。这是农民自己创造的,是农民创造了奇迹。是他们违反官方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冒着极大风险偷偷搞起来的,领导只是开明或手放松了点。 吃饭问题解决了,政府也扬眉吐气了。外交人员在国际场合,大讲中国用不多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证明领导正确政策对头。只字不提这是农民的创造和艰辛,是农民自己养活了自己。言外之意,好像是说国家和政府的好政策 养活了人民,而忘了没有官方的谆谆教导、强制或干涉,农民工人自己都会种地做工,养家糊口,还要完粮纳税缴费进贡,养活国家政府。不论怎么艰难,农民总要种地吃饭吧! 究竟谁养活了谁,反倒成了问题。外国公务人员有为纳税人服务的说法,中国好像没有民众完粮纳税纳养活了国家政府(官员)的说法。中国提的是”为人民服务“,还要”全心全意“,没说为什么要“为人民服务”?也许官员个个都是好人,甚至都是圣人,都是主动、自觉的志愿者,无偿的献身者,甚至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辟谷仙。 外交部长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生存权是最关键最核心最紧迫的的世界性问题,甚至问别人:“你挨过饿没有?挨过饿你就知道生存权的重要了“。他问的人都是外交人员、中产阶层,可能都没有挨饿的经历。何况生存是人最原始最低的要求,一旦基本满足,人的其他要求就越来越重要,如安全、繁衍发展、占有、荣耀、自由、民主、人权等等。人权已经包括着生存权,所以不应把生存权放在人权之上、之外,撇开人权单独强调生存权。 思想改造运动是整肃知识分子的开始(注3),以后的大小政治运动,几乎都是拿知识分子祭旗或针对知识分子的,如1950年批判《武训传》,1957年镇压知识精英与制服民主党派的反右运动,更别说十年浩劫了。 注1:说“猴子变人”或“人是猴子变的”是不妥当的。因为人是猿——类人猿慢慢演化成的。如果真是从猴子变成的猿与人,从有尾巴的猴演化到没尾巴的猿,可能也要经历几万年的时间。 注2:说“知识分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实际是认为他们从事的工作不算劳动,因为革命理论家心目中和论述的劳动大都是指体力劳动。另外,1950年代初期,嘲笑知识分子不懂得自己专业之外的其他问题和事物,正像乡下人嘲笑城里人分不清韭菜麦苗,城里人嘲笑乡下人不知道电灯电话。 注3:不断整肃知识分子,也许与自认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青年才俊,却不被大教授们待见,仅在北大图书馆当个图书管理员的经历有关。早年的积怨难免会有所流露,也是可以理解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